挪车

       一曲断肠离殇泪,半生修来回头碎。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,都是相克的。雪落无声梦无尘,月华盈天满地霜。一阵微风经过,夜来香就开始开放。心动,就是遇见他时,忘记了自己。到底是红尘太深,让我的心迷了路?放纵颓废了时间,也颓废了我自己。二午后,扉糜的细雨更是淡若游丝。时值傍晚,我们驱车去郊外看风景。虽有些孤独冷漠,却不失坚挺热烈。

       明净了谁的思念,幻化了谁的梦境?剪下一段烛光,愿温暖陪与你身旁。我突然觉得,生活变得有希望起来。不懂也罢,也无须问,我绝口不提。是否,那就是一种无法等待的爱呢?近处的风,在我的视线上逐渐朦胧。慢慢地,我们开始看不透彼此的心。虽只寥寥数语,但却让我深深感动。所居房屋是简陋之际,但非僧庐哦?为爱,我遗失过自己的灵魂和心灵。

       玄美的雨夜里,注定了无眠的思绪。谁能忘地冻天寒里那双温热的掌心?有了漫舞的轻扬,有了水样的柔婉。木然,世间一切仿若空空,她傻吗?轻叹流年梦浮生,蝶去莺飞无处寻。遗憾的是,还不到槐花吐苞的季节。爱字打头情结尾,惊世骇俗出奇闻。正如夏日的阳光,热烈的透过指间。很想很想,一开始就不被命运套牢。清纯的用海来慰藉自己孤独的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我深知,人世间最深的爱,是不悔。天空依旧黯淡,心情依旧不很明朗。杜拉斯还说18岁我们就已经老了。而男孩总是会在三声之后按掉电话。人生,或许最无力抗拒的就是相遇。在文字里寻找一丝过去日子的气息!这样的拿捏,在手心上是攥不住的。没有谁是谁的谁,只有谁不珍惜谁。我们相视一笑,喜爱之情了然于心。听过,看过,终归只是薄薄的书页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破旧背包,一个大大的行李箱。而现在,自己不会像从前急于匆匆。岁月轻浅,谁也逃不过时光的洗礼。看清别人不容易,读懂自己更不易。我不再抱怨命运,我不再羡慕人家。宁可相信雨天存有的那个美丽故事。如果幸福还没来,那么,就等待吧!所有人都把他当残疾,可有,可无。月溶溶,情悠悠,念长长,思绵绵。念念于欣说之间,惶惶于不安之中。